游记 | 百年帆船漫游北极斯瓦尔巴

原创:企鹅艺术家 企鹅环游


2018.9.9-19,企鹅环游分队在北极斯瓦尔巴探线10天。其中9.9-16和其他7位响应召集文(信息 | 帆游北极:8天7晚斯瓦尔巴群岛)的小伙伴乘坐百年帆船游览斯瓦尔巴,经历了一次难忘的”探险”之旅。

此次斯瓦尔巴探险会写1篇游记、3篇信息/攻略,总共4篇文章。

本文为第1篇,斯瓦尔巴的帆船游记,由本鹅执笔。本鹅尽量写得不像流水账,只撷取行程中的亮点展现给你们看,然而亮点太多,还是有点长……耐心看吧,也许你也会爱上这里。

如无特殊说明,图片来自本鹅。另外感谢队友小心(嗯,就叫”小心”)的长焦提供的北极熊和驯鹿照片。

你的朋友圈中有多少人听说过”斯瓦尔巴”?我说要去这里的时候,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这是哪里?

这是一片化外之地,中国人入境时不需要签证,法律规定不允许生死,离开居民点时必须携带来复枪防身。这是一片自然之境,全境位于北极圈以内,北极熊的”熊口”多于人口,无数冰川在这里进进退退。


在机场门口迎接我们的是”熊出没注意”的警示

无论是挪威人说的他们的祖宗维京人、还是俄罗斯人说的他们的先人波默尔人、还是史料记载的荷兰航海家巴伦支是第一个踏上斯瓦尔巴土地的人,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第一艘到达这里的船是一艘帆船。所以在斯瓦尔巴的游轮和帆船之间,我果断选择了帆船。

更何况它是一艘百年帆船。

百年帆船


百年帆船

我们坐的船是北极光号(Noorderlicht),建造于1910年,可以搭乘20名游客和5名船员。


Noorderlicht是”北极光”的意思

借用一个新潮概念,她也是由”混合动力”推进的,风好时可以用帆,不好时可以用轮机。转向系统用的是古典的大转舵操控,除非下锚,总会有一位船员在这里值守。


漂亮的帆


大舵轮

船舱不算大,但是已经超出我对”百年帆船”的预期——我曾以为这艘从南北极大探险时代走来的船对待我们会像对待那个时代的探险家们一样,舱内密不透风暗不见光、大家挤在一起睡吊床。



“船宠”大白熊

——于是,探险就这样开始了。

冰川群像

北极探险,冰川自然是最亮眼的景观。斯瓦尔巴地图上一条又一条的峡湾,都是冰川留下的杰作。


可以走到冰川旁,亲手摸到冰川

北极的冰川没有南极的纯净,但比南极的有趣。末端巨大的冰墙随时有可能坍塌下一块,坠入海中变成浮冰中的一块,然后轰然巨响才姗姗来迟。



不时能看到末端崩塌入水,但你永远抓拍不到

末端”搁浅”在岸上的冰会由于融化变得圆滑,而末端直插入海的部分则由于崩塌变得峥嵘。


近处圆润的死在岸上,远处峥嵘的漂在水上

冰川上一条一条灰色的”小路”,看上去能带你翻过山越过海。它们标志着上游不同的”支流”裹挟着山体上的砂石,在下游的汇流。


帆船背后冰川上的一丛灰色”小路”

冰川融水汇成的溪流曲曲折折,时而沿着冰川两侧,时而又钻进冰川下面。冬天冰雪不再消融时,溪水退去,冰川内就会留下摄人心魄的蓝洞。


看到伴随冰川旁边的融水小溪了吗

一个小岛,因为几十年前冰川末端的触碰,面向冰川的一侧堆积出起起伏伏的丘陵,而远离冰川的一侧却一马平川。


小岛面向冰川的一端,可以看到远处左边的冰川


远离冰川的一端却是完全不同的地貌


第一张大合影!

最美的是冰川湖,静静地坐在这里,听着冰块在水中劈劈啪啪地声音,仿佛都能看见”时间”化成实体,像冰川一样,缓慢、坚定、不可阻挡地向前。



冰川湖

遇熊历险记

探险队长Sarah每次向我们介绍登陆计划的时候,都会在最后说一句”计划只是计划”,甚至在登陆前一分钟还会这么说。


探险队长兼持枪护卫Sarah

之前一次的登陆,由于在下锚的地方远远望到登陆点有北极熊,不得不取消了。是啊,这些巨兽才是这里真正的霸主,手无寸铁的人类在它面前就是战五渣。为了避免正面冲突,我们只好给大佬让路了。我们也明白了为什么Sarah会在每一次登陆时带上一把信号枪和一杆来复枪,并严格要求我们不能跑出她的视线范围。

上一次的取消让大家格外期待这一次的登陆。这次登陆是去冰川徒步,冲锋舟将会把我们从帆船下锚的地方,绕开冰川正面的浮冰,送到冰川侧面距离冰川一公里左右的海滩,我们再沿海滩接近冰川。


冰川末端前的浮冰

这个登陆点浪有点大,冲锋舟随着浪起起伏伏。从帆船下到冲锋舟时需要爬一条由串在两条粗麻绳上的木板组成的梯子,每个人下到梯子最下一阶时都要等很久,等到冲锋舟稳定在浪尖或浪底的一瞬间再跳上去。


登陆用的冲锋舟

冲锋舟往返了三趟,全员上岸。我们沿着既定路线向冰川前进,也就大概三五百米,Sarah忽然停下来,说远处有熊,并用对讲机通知帆船。仔细看才看清楚,远处白色的冰川背景上有个白色的小点,没错,白色背景上的白色小点。错愕了一两秒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开始快步流星往回走,之前脚扭伤了的瞬间好了,72岁的也重返27岁了。

我们回到登陆的地方时,冲锋舟已经带着背着来复枪的船长Floris到了。Floris下船和Sarah汇合,两个人在视野好的地方瞭望着熊。去时三趟,回时挤一挤两趟可以节省一点时间,先穿好救生衣的游客就第一批爬上冲锋舟冲回帆船。

海浪依然那么大,但时间已经由不得我们从容等待浪尖和浪底了。前一个人还没从梯子上登上帆船甲板,后一个就已经踩在梯子最下阶了。冲锋舟上的大副一托,帆船甲板上的二副一薅,一托,一薅,一托,一薅……上了帆船,赶紧去能看见登陆位置的船舷。熊看似闲庭信步,但走得很快。之前熊一直沿着海滩走,这时候却绕到了登陆位置上方的山丘上了,离岸上的人很近,感觉一个俯冲就能到他们面前。直到冲锋舟再次回到登陆地点,所有人都上了船,才长出了一口气。


就是这样上船,但浪比照片大多了

替熊长出了一口气。

我们一直都有”只要有熊我们就会被赶回船”的预期,但从没想到真的会发生,甚至发生得这么快。Sarah说她在斯瓦尔巴地区待了七年,为好几艘船做过探险队员,这是她离熊第三近的一次。她一直带着枪,她说她 always be ready to fire, but never hope to.

8月时曾有过为了保护游客,探险队员不得不打死一头北极熊的新闻,让这次”逃亡”更显得惊心动魄。每一个人都知道,如果不尽快撤离,就会又一次把人命和熊命放在对立的两面。我们自然都不想葬身熊口,但也没有一个人忍心看着北极霸主因为我们这群外来打扰的人而惨遭横祸。当一切尘埃落定,我们终于可以开着玩笑说自己幸运,能够体验到难得的”被北极熊赶回船上”。

所幸,Sarah的眼睛尖。

所幸,北极熊大爷今天不太饿。

所幸,我们齐心协力撤得快。



肇事者无辜地笑~这已经是我们上船后照的了

图:小心

探访鬼城


Pyramiden的入口颇具苏联风格

斯瓦尔巴并不只有自然的鬼斧神工和神奇灵动,它也见证了很多人类历史。Pyramiden城曾是一座前苏联/俄罗斯的煤矿小镇,现在已被遗弃。


煤矿运输通道

这里还遗留着浓浓的计划经济的氛围。据说在这里,巴黎和伦敦的距离只在咫尺——”巴黎”是单身女士宿舍楼,”伦敦”是单身男士宿舍楼。然而”巴黎”和”伦敦”之间是幼儿园和学校的楼,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提醒单身汉们理性追女生,提前看清后果?


幼儿园和学校一地狼藉

上世纪90年代,煤矿的经济效益逐渐降低,再加上1996年的一场坠机事故带走了镇上大约1/5的人口,煤矿于1998年3月关停,半年后所有居民撤离。


全镇工人上班的路

曾经喧闹的幼儿园和学校的大楼,现在已被三趾鸥霸占了,依然喧闹。酒吧里也闯进过北极熊,喝了些啤酒,扬长而去。


此行最北端,北纬79度!

我在北极捡垃圾


MAX户外平台提供的环保袋派上了用场

船上有位乘客在做北极地区海洋漂流塑料垃圾的分类、溯源项目。正好赞助我们的MAX户外平台Black Yak牛人牛队也提出”山野之约”理念,两者不谋而合,我们也有幸作为志愿者参与了一把。


本鹅被偷拍了

这个项目会在各地的沙滩搜集塑料垃圾,进行分类,找出源头。不仅仅是捡拾垃圾、净化海滩,更重要的是让垃圾”开口讲故事”:根据以往的统计,占比一半以上的塑料垃圾都是渔网碎片,还有很多其他来自渔民的垃圾;在北极斯瓦尔巴收集到的塑料垃圾中,可以发现来自英国甚至加拿大的碎片,他们都是随洋流漂流过来的。


海滩初看很干净,仔细一看有很多渔网

选定了一个有海滩的登陆点,他会用脚步丈量出100米,我们一起拉网搜索这100米内的垃圾作为统计分类用。其他地方的垃圾会和这些区别开,以免影响统计结论。


海滩上什么都有

当我们小分队掏出自己的环保收集袋的时候,其他乘客还是吃了一惊的。我一句一句为他们翻译袋上的”山野之约”,歪果仁们纷纷拍照,哈哈~


被围观的中国字

冰与火之歌

随洋流漂来的除了来自全球的垃圾,还有来自西伯利亚的浮木。


来自西伯利亚的浮木

8月中下旬,这边的极昼刚刚结束,太阳第一次落下。




夜色是最好的画家

伴着阔别了3个月的暮色,我们在海滩用漂来的浮木搭起了篝火。



篝火只允许搭在海滩最高水位线以下

多么温馨闲适的场景啊~

然后!画风突变!!我们纷纷跳下北极的冰水混合物游泳,爷爷奶奶也不含糊!


被围观了的冰泳勇士

第二天一早,潮水把昨晚的痕迹全部抹去,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2018年的第一场雪

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

前面连续几天的大晴天,让我们有些怀疑”阴天是这边的典型天气”的真实性。直到9月15号,醒来之后发现周围已被白色覆盖。



这里曾经也有煤矿



合影合影合影!

雪中近距离看到一群驯鹿。


四个小伙子  图:小心


打架啦!  图:小心

再见斯瓦尔巴

8天7晚听上去很长,过上去很短。最后自然是互相道别。出发之前还不知确切人数,只向MAX户外平台申请了5件T恤,于是被一抢而空,向全船要签名。





签名现场

再见北极,再见冰川,再见北极熊,再见北极光号,再见斯瓦尔巴——明年再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