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意大利花园(Italian Garden) 纪录片之二 佛罗伦萨

第二集 佛罗伦萨

环意花园之旅的第二站,蒙提•唐去了意大利北部。探索这个国家风景最为迷人的花园以及伴随其落成的思想、历史和文化。
那不勒斯,意大利北部,然后是佛罗伦萨。
15世纪,佛罗伦萨的城邦国家托斯卡纳成为文艺复兴的中心,两百年来,文艺复兴这场影响深远的艺术和文化革命,将中世纪欧洲带入近代时期,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比如波提切利、米开朗基罗、达•芬奇以及建筑师布鲁列斯齐、瓦萨里,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为绚烂的艺术与建筑作品。文艺复兴同时发展了自古典时期就销声匿迹的观念——即花园如同绘画作品或者雕塑,也可以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500年之后,我们仍然能发现当时的花园深深地吸引着我们。如果你想探索文艺复兴时期的花园,就必须来佛罗伦萨。佛罗伦萨的花园,皆可纳入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它们是一种艺术,也是权力、财富与学识的表达。这段时期建立的花园,促使了20世纪文艺复兴时期风格花园的复兴,这是由这段时期来到佛罗伦萨的外国人发起,随后扩展至全世界。

Villa Castello 卡斯特洛别墅园
弗洛伦萨的文艺复兴由美第奇家族提供资金,作为罗马教皇银行家的美第奇家族养育了当时最有名的艺术家、思想家、建筑师。
卡斯特罗别墅位于佛罗伦萨城郊,是美第奇家族留下的最早的花园。建造于1573年,正值文艺复兴后期,几乎以原样得到修复。步入这座花园,立刻震撼你的是它的对称性,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对称的,这边有任何事物,另一侧都有与之对应的,你能感受这一切井然有序地被陈列出来,展示轻松愉快和宽宏大量的气概。你也许觉得这种对称性花园会让人觉得无聊,太有预料性,但其实并非如此。
卡斯特洛别墅园是柯西莫•美第奇的家,在亚历山德罗被杀害后,17岁的柯西莫成为美第奇家族的首领,他是个冷漠无情的男人,但在他的领导下,美第奇家族达到新的高度。然而在1573年他几乎是个孩子,佛罗伦萨也处于混乱状态,然而他的第一条法令,就是建造这座花园,然后将其附着于这座修建合宜的别墅。花园史家Giorgio Galetti负责复原和管理此园,他可以解释为何当时将修园当作第一要务”某种角度,其布局象征着在30年的混乱后,新秩序的建立,美第奇家族是托为斯卡纳地区带来幸福的唯一保证。”以何种方式证明它是文艺复兴高峰时期的花园呢?”因为布局,它被划分为十六的区域,每个区域都完美的几何图形,这是对人类、对宇宙、对自然完美控制的典范,同时,这也是对轴线的首次使用,自洞穴到别墅有两座喷泉,这是主要的远景,是全新的事物。”
因此柯西莫委任雕塑家Niccolo Tribolo为他建立一座花园,以向来访的政治家炫耀他的权力,他的政府的睿智与强大。他希望将其打造为文艺复兴时期的最完美花园,它的设计基于已建成的优秀花园设计的先例,尽可能大范围地囊括郊区的风景。一位哲学家和理论家阿尔贝蒂为这座花园做出了解释:”花园需要有某种特质,需要有潺潺小溪,对称的花木,需要有欣欣草木,需要有梅花排法,整体的核心就是,从哪个角度看,都只见和谐、平衡和秩序”。
文艺复兴的思想家曾经探索古典的思想,其中一种是认为上帝依循着数学型线创造出世界,因此别墅花园的对称性有意模仿宇宙的秩序。文艺复兴时期的最伟大发明之一,就是远景透视。当两条线相遇于某个位置,将有相应景色,比如雕像、或者壁龛。
某种近现代的设想认为,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花园,受到单一而纯粹的绿色支配,而这个花园从开始就繁花似锦,当Giorgio Galetti开始主持修复时,几乎所有的植物都枯萎了,他需要细心考察,以前这里种的是什么植物。”我研究发现,这个花园种植着矮小的果树,哪里也有花,特别是beschels,因为它们能在夏季开花,那里有超过六百丛玫瑰花丛,而茉莉花作为托斯卡纳地区的花中公爵,也十分丰富。”
意大利花园是带有雕塑与流水要素的,纯粹绿色花园这样的要素,实际是误解,是刻板的印象。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花园,并非仅仅是拘谨的绿色几何图案。随着新航道的开辟,新大陆的发现,新的花卉品种开始引入意大利,刺激着植物学的伟大复兴。Giorgio发现了柯西莫的信,展示着他个人对玫瑰、茉莉和柑橘类果树的喜爱。现在花园里种植的130多种柑橘类果树,其中一些正是柯西莫时代繁殖的品种。
他并不是一个一掷千金利用金钱和权力的人,他博学多才,并将知识运用于植物学和园艺,我想这是文艺复兴精神的精髓。
卡斯特洛花园有一个洞穴,里面有精美的动物雕塑。这是美第奇家族权力的显示。人们进来会先看到潺潺水流,但他也会马上看到这些悦目的动物雕像。这头单峰驼,令人想起埃及法老曾经其作为赏赐,赐给高贵的洛伦佐;你可以看到山羊,因为柯西莫的星座是摩羯座;上面有只犀牛,代表亚历山大,他是之前的一个统治者,这些都与美第奇家族权力有关。
这座花园史16世纪下半期花园修建大潮中的一波,同时也是最有影响力的,精湛的修复说明,它可能是如今留下的意大利花园中最接近当时的一座。

卡斯特洛别墅园

 

Boboli Gardens
柯西莫是第一座花园,但并不是唯一一座。鉴于花园已然成为他公众权力的私人舞台,1550年,他开始建造一座令卡斯特洛花园自惭形秽的花园,主要功能是为了展示柯西莫的大量雕塑收藏品。当卡斯特洛仍在修建时,柯西莫的妻子购入佛罗伦萨中心一块土地,佛罗伦萨传统行政地点,是位于城市中心的维奇奥王宫,柯西莫的妻子购入河对岸的碧提宫,并将其大规模翻修。
这里并不对外开放,但我有特别通行证,通过美第奇1564年建立的高架走廊,它连接碧提宫与新建的乌菲兹美术馆,其中世界部分最富盛名画家的嘴贫都是美第奇家族的私人收藏,然后一扇门将你引入美第奇家族最为绚丽的花园,Boboli Gardens。
贯穿中世纪,雕塑品主要在教堂展出,然而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公开品味展示人类形体的古典雕塑。雕塑开始在佛罗伦萨的花园和广场展出,Boboli Gardens最为丰富的雕塑展示处对洞室,由佛罗伦萨建筑师伯尔纳多•贝托鲁奇建于1582年设计,献给柯西莫的儿子。在全盛时期,洞室大理石雕塑与火山岩、贝壳并列,在小型瀑布下 在角落里摆着这四尊建筑,现在是仿制品,但 年前是米开朗基罗的作品。
两个多世纪中,这座花园不断重建,变得更大,建筑更为富丽堂皇,最终占地111英亩,宫殿后面陡峭的山地全被夷平,为了满足柯西莫狂热的狩猎嗜好。他去世后,他的后代接手了这座庄严朴素的建筑,扩建了它,呈现出全新的巴洛克夸张风格。人们对各种演出热情狂热,他们将花园变成剧场,在这里举行竞舟比赛,们制造火山爆发的景象,牵来野兽。
我与城市博物馆主管Cristina Acidini见面,想更多了解发生在这里的假面舞会和宴会。
“这座花园经历了巨大的风格转变,原因是什么?”
“这座花园日益成为公共事件的发生场合,整个欧洲都在谈论这座花园,我们可以看到威尼斯大使对这座花园的精彩记录。里面有很多盛大的节庆记载。”
“花园可以有自己的故事,这是花园的新的发展吗?”
“这是花园史上的分水岭,这些花园的扩张计划宣传上的一部分,引起这些扩张的主要是美第奇家族。显示在他们的统治下,天下太平。”
所以这些露天的展示,也是美第奇家族权力的展现,人民服从美第奇家族的统治,一切才可能发生。
这座花园直到19世纪才对公众开放,但有些地方仍然不许进入,比如伊索洛托,一座17世纪20年代建立的椭圆形小岛,周围围绕着宽大的护城河。小岛起源非常与众不同,这是一个兔子岛,当时你可以在小岛上养兔子,养鸡;护城河环绕,还可以养鱼。后来人们将方尖碑放入圆形剧场。然后人们移了这座巨大的圆盘形雕塑来,它看起来尺寸太大,不适合这个空间,但我喜欢它,它就像暗藏花园深处的以一种最惊奇、最戏剧化的姿态显现出来,有点不合时宜,但十分震撼。
美第奇家族统治佛罗伦萨3个世纪,他们推动了花园可以是一件艺术品观念的形成,这也巩固了他们的统治。

Boboli Gardens花园

Boboli Gardens花园小岛上的建筑


Villa Gamberaia 冈贝里亚庄园
下一站,蒙提将大家带入20世纪的,在1600年后,文艺复兴进入更加夸张的阶段,典型代表就是巴洛克式建筑。但典雅及秩序仍然存在,尤其在这个花园里。你可以看到两种风格结合的巨大影响力。
这座花园位于小镇Settignano,小镇可以俯瞰佛罗伦萨的山坡。以石刻和米开朗基罗闻名——米开朗基罗在此长大。也以冈贝里亚庄园闻名。这是一座占地三英亩的花园,坐落山脊之巅,由意大利人安德烈•迪•拉皮(Andrea di Lapi),一个富有的丝绸商人,在1619年到1680年间修建。尽管他晚于阿尔贝蒂文艺复兴时期的花园设计方案150年,他仍然是一座巴洛克风韵十足的花园。冈贝里亚掌握了阿尔贝蒂设计的精髓,充满秩序和对称性,对托斯卡纳风景和谐共生。
花园一边是一个保龄球场,草地的尽头是一个罗马式建筑。300英尺的完美静谧绿地小院,周围松树将整个院子围绕起来。”我认为绿茵保龄草地(bowling green)是非常伟大的花园设计,这是一件极具野心的事情,在一种不适宜种草的气候条件下种出这么长的草坪,为此人们不得不专门引水过来灌溉,还修建了些墙。这些墙有些是挡土墙,因为花园靠着崖壁。在这样一个相对较小的花园里,这样的规模是非常宏大的,而且并未破坏花园本身的结构。”
冈贝里亚花园给新一代花园设计师带去了新的思考,就像一个托斯卡纳理想花园的标本。1896年,冈贝里亚山庄被一名罗马尼亚公主Ghyka买去,她与一位美国女人住在这里,据传是她的恋人。19世纪末,端庄的花坛改造成了菜地,后来公主重修了花园。为了了解她的影响有多大,我约了佛罗伦萨大学建筑学教授、花园史专家Mario Bevilacqua见面,”这幅地图称作cabreo,对冈贝里亚的地貌研究可以追溯到18世纪,这种地图是非常重要史料,它展示出这个花园的样子——农田、花园、还有别墅的构造”。”公主并没有破坏任何事物,她加强了花园建筑,重修了花园让它重现美丽。”

Ghyka公主保持了17世纪园林构造的对称性。但是用四个水池代替了花团锦簇的花坛。伊索洛托小岛尽头是一座绿色剧场。完全由这座花园转换而来,据说她夜晚会在这个池塘里游泳。刚布里亚看起来非常简约,其实她的结构是很复杂的,有有趣的双轴线,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空旷的山坡,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看到佛罗伦萨的古老城市,花园设计的理念贯穿整个小镇和城市。
虽然冈贝里亚庄园在300年中不断改变,它还是保持着文艺复兴花园的本质,用一种相对朴实、简洁的方法展示这种理念。很多建筑师来到意大利,从冈布里亚开始拜访围绕在罗马周围的文艺复兴时期别墅园。

冈贝里亚庄园

冈贝里亚庄园

冈贝里亚庄园

 

I Tatti
19世纪末,大量外籍人士居住在佛罗伦萨,人们为这座城市难以置信的艺术和建筑珍宝而着迷,尤其被这里便宜的居住成本吸引,优美的文艺复兴时期别墅只用很少的费用就可以买到或者租到。离开冈布里亚花园,我去拜访另外一座花园,它曾是英美人的活动中心。也是20世纪新文艺复兴时期(neo-Renaissance)的花园。他并不对外开放,哈佛大学拥有这座花园。
它叫做I Tatti,很长一段时间,大部分人认为它就是意大利花园的范本。这座花园1900年由专门研究文艺复兴时期历史的美国学者伯纳德•贝伦森(Bernard Berenson)和她的妻子买下,玛丽•贝伦森委任两位23岁的英国人改造花园,把别墅里的老葡萄园改为花园,他们是新晋的建筑师塞西尔•平森特(Cecil Pinsent)和她的丈夫的秘书杰弗逊•斯科特(Geoffrey Scott),他曾和玛丽传出绯闻。贝伦森对此默默忍受,但他积极培养平森特对花园的改造工作的感觉。他派遣平森特去游览弗洛伦萨正统花园来寻求灵感,包括冈布里亚。
“我所看到的 I Tatti”就是个铺展开来的花园,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绿色,但让我眼前一亮的是,不像在文艺复兴或巴洛克式的花坛里,你看到的是二维的景观,在这儿,平森特设计了立体的景观,到处都是竖直的景观。从而形成了许多盒子形的小空间,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很赏心悦目。”
虽然看得出他又英国同行的风格,但平森特主要还是采用了文艺复兴和巴洛克花园的典型风格和结构。中心轴、完全对称、绿色的花园和远处的树木。他当时还是个新人,已经建立出如此多样性的花园,而且明显受到文艺复兴风格影响。他只用绿色就表现出了质感和深度。
花园学者Giorgio Galetti对卡斯特罗别墅园的研究表明,文艺复兴时期的花园其实色彩并不单一,但为什么平森特选择了绿色?历史学家Alan Grieco是I Tatti的助理主任,”他当时只有25岁,经验不足,他来自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据我们手头为数不多的草图来看,他对非传统型花园非常感兴趣,显然,他初来乍到,对意大利花园也是初次接触。一个认识平森特的老园丁曾经说,平森特跟我说,我完全不懂花,但不管怎样,这些园子其实并不需要花。这很典型,人们参观文艺复兴时期花园时,看到的其实是最后有幸留存下来的,树篱和绿色的部分,这就是园子为什么全是绿色的缘故。”
关于这个颜色单一的花园,我最喜欢的一点就是,这些层次堆砌出来的效果真的非常特别。最小面是厚实的草,旁边就是这些方方正正的矮树篱。再加上不同层次组合在一起,后面是柏树丛,虽然修剪过,但抑制不住其向上生长的欲望,其后是圣栎树丛,再后是高耸入云的柏树,神秘而庄重,奏出一首气势磅礴的绿色交响曲。
文艺复兴时期花园是绿色的实际是一种误解,平森特因为这点备受诟病,但我认为平森特应该为此得到荣光,因为他创造了第一个纯绿色的花园。

在我去看一个不同的平森特的花园之前,我想先去看看某个意大利人建立的小花园。神奇的是,我没有找到。但是从阳台上摆满的花盆和窗栏画箱来看,佛罗伦萨人是爱花的。

I Tatti花园,绿色的层次2

I Tatti花园,绿色的层次

 

托斯卡纳的La Foce花园
农业一直是托斯卡纳的重要产业。这里的农业景观透着一股坚韧不屈的精神,我现在要南行80多英里去南佛罗伦萨,去一个条件极其恶劣的村庄Val d’Orca。这是塞西尔•平森特所建的最后一个意大利花园的所在地。虽然它诞生在意大利历史最黑暗的时刻,却是平森特最美的作品。

平森特在La Face花园的建设中

 

这个花园建立的时候,周围一片狼藉,平森特不仅仅得忙活这个封闭的花园,还得想办法让他和大环境融为一体。
1924年,在英裔美国人Iris Cutting和Marquese Antonio Origo结婚后,他们离开佛罗伦萨,居住在Val d’Orca一座很大却条件很差的房子La Foce里,很大程度上,依靠着政府的补助政策,他们开始改造这片农田,雇佣了当时43岁的塞西尔•平森特帮他们设计花园和房屋。平森特仍然保持他的招牌,绿色文艺复兴结构。但从一开始Iris Origo所钟爱的花,就是花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Iris的女儿Benedetta住在这里,她很小时候就认识平森特,她住在这里越久,就越喜欢这个设计。这个英式花园在夏天是最美的,这个完美的季节至少持续5个月。
在其他部分都竣工后,花园还剩最后一部分,这是个柏树围成的三角地带,从两边的石阶到盒状的树篱,交汇于三角的顶点,犹如接受检阅的军队。

La Foce花园

La Foce花园,平森特仍然保持绿色结构,但Iris Origo所钟爱的花却一开始就布满花园

La Foce花园的三角地带

La Foce花园的三角地带几何形状树篱


整个20世纪30年代,平森特都致力于花园设计,但欧洲和意大利的政治环境却不容乐观了。曾帮助La Foce改善农田的土地改良计划,是墨索里尼为首的法西斯政府最先提出的,为了让意大利能够自给自足。此时,墨索里尼开始将意大利伟大的花园文化当做一个宣传工具,频繁的做展览和进行花园旅游项目。1938年还为了欢迎希特勒到访佛罗伦萨,在菩菩利花园筹划了一场露天表演。他的目的很明确,将法西斯主义和意大利的花园文化联系起来。法西斯军队在意大利花园里行进,花园郁郁葱葱,结构协调完整,令人有深刻印象。但法西斯分子却忽视了文艺复兴时期,对宣传更重要的人道主义理念的弘扬。法西斯政府的资金曾帮助Origos重整房屋,但1939年二战爆发后,这里成为盟军避难所。Origo一家冒险掩护逃脱的英美战俘,平森特完成了花园建造,在大战前几个月,以军官身份加入了英国军队。平森特和这个花园都在战后幸存下来。时至今日,Alberti的文艺复兴理念被写在他20世纪的设计下面,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个花园已经成为托斯卡纳的象征。

 

亚马逊家庭电子设备推荐

================================

[amazon_link asins=’B0768VZ1ZT,B00SME9T94,B00GRM11R6,B007D930YO,B01N08LPPP’ template=’ProductGrid’ store=’sayy-20′ marketplace=’CA’ link_id=’20eaa5ff-0a20-11e8-a4cb-81e94b4365b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